腐竹

拒绝万能人、不考虑一下别的名字么、
omni.
o.s. (oner supporters)
owner
再不行only-d(oner never let you down)虽然土也比万能人好听啊

才发现录到了学猫叫、你跳就跳吧、拉洋洋上来是秀啥、

完整截下来的只有work和will u、、、卡爆了、拿流量硬怼了一个小时、、itunes还要等国内的31号才能上整张专辑、焦急

【甲之蜜糖 11】
主关周 ABO
为了弥补许久没更,本章略微加长~
某大佬上线
大关继续情商掉线
本章时间线接第八章、忘记发生什么的可以从第四章开始补、
我发现这篇abo一点都不社情、惭愧
竟然河蟹我!生气!

啊啊啊啊这司机好烦啊、气炸

【all岳】绞杀树 02

本章R21、未成年退散
血腥重口、嗜谎者情节
xxj文笔、OOC

——————————正文———————————

“找到小弟了。老岳你别冲动,我马上去。”
“给我地址。”岳明辉攥着手机的手指用力的发白。
“岳明辉!”木子洋急得不行,狠狠地拍了几下喇叭,前面的车纷纷避让。
“地址。别让我说第三遍”岳明辉走进仓库关上门,没有开灯的狭小空间漆黑一片。
“城北的废弃大厦,哥哥,这回不能随便动手,已经两年了,小弟的情况我们不知道,如果对方是公...”
“洋洋,小弟是我的责任。”打断对方的话岳明辉说了一句立刻挂断。之前的纸箱被他抽出来,打开来看,里面的花依旧鲜艳。

“凡子,花店先交给你了。”岳明辉拎着黑色的包站在花店门口看着卜凡。他很久没看过了,这幅样子的岳明辉。穿着合身的西装,戴着金丝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右手手腕上缠着雕花的银质十字架,这个人却根本不是信徒。
花店里的香气浓郁,甜的让人鼻子发酸。今天之前的岳明辉穿着oversize的白上衣懒散随意地插花,笑着和到店的客人打趣。卜凡像是透过花看到了他一样,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洋哥,老岳去了。如果确定了小弟的位置就带他出来。你们也不知道?那你掐时间吧,别等到他到了还让你的人留在那儿。”

木子洋到的比岳明辉晚,远远的就看见小弟挂在岳明辉身上。轻手轻脚的把小弟安置在车里,木子洋从后备箱拿了一套衣服扔给岳明辉。
衣服和眼镜上都是粘稠的血液,额前的几缕头发也溅上不少。岳明辉接过衣服,右手腕上绑着的十字架滴滴答答地还在往下淌着红色液体。

废弃大厦里木子洋派的人还在做勘查,整栋大楼里弥漫着厚重的血腥气。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众人汇报结束准备撤离,却在房间的西北角发现了那具尸体。以跪姿倒下,头却在身体前的铁桶里,血液和不知名的液体从铁桶的缝隙里争相流出。仔细看的话尸体上别了两朵纸花,一朵白色,一朵黄色。铁桶里的头颅还睁着眼睛看着自己身体的方向。
“先生这次下手太重了。”几个人从楼里出来这样跟木子洋说。他们讨论的对象换上了t恤牛仔裤扎着头发守在小孩儿身边。
“罢了,让他发泄一下也好。”木子洋摆摆手让他们去处理现场,“给小于打个电话说今天大家都回去,晚饭多做点。”

“哥哥,剩下的事儿交给我和凡子吧。”木子洋通过后视镜看岳明辉和小弟。昏睡中的小弟下意识的抓紧他的衣角。
“洋洋,李家的事儿我没权力管。”他这样回答,却让问的人皱了眉头。
“老岳,现在家是我们的。”
“我只是个外人,凡子就更算不上了。”岳明辉用手捋了下头发,“你和小弟才是主人。”他看着小弟的脸,不自觉地笑出来。
“你是想我诛杀功臣?”木子洋气得不行,冲他翻了个白眼。
“你看,臣而已。”他轻轻拍了拍木子洋的肩膀,手没有拿下来。
“你非得要挑我的刺儿么。”左手握住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对方的指头泛红。咬了一口他的指尖,岳明辉微微怔了一下但是没动。“先生这次杀了不少人啊,舒服点了么。”
“没让小弟看见。”他这才收回手,又看了一眼睡着的小弟,没正面回答。“把尸体处理好,楼直接烧了吧。”
“已经让他们办了。”木子洋看了眼时间,“大概再有一个小时消防署的人就会过去了。”
“那么偏大概还会更久一些。”岳明辉估算了一下燃烧的速度和发现火情的时长,“里面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烧塌了也没事儿。”
“那块地呢?还接手么?”
“我们刚谈这个活儿就出这事儿,绝对不能接。”岳明辉这回说的很快又有些严肃。“踩到我们头上来挑衅还要给他们送钱?”
“可我觉得有蹊跷,毕竟小弟当时离开是自愿的。”
“小弟是我的责任。“他再一次这么说,“从我见到他的那天起,他就是我的责任。”
“老岳,你都说了他是李家人。他应该为这个姓氏负责,这是他自己的事儿。”木子洋看着不太高兴,他是真担心小弟,但是见不得岳明辉的那副样子。
“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岳明辉固执地辩驳,像是要把对方身上所有的担子都一并接过。“洋洋,虽然我不同意收那块地,但如果你觉得可行你就去做。就像我刚才说的,你是主人。”
木子洋沉默了一会儿,“明天跟我一起去谈吧。”

欠的债和想写的好多、欠了all巡的甲之蜜糖、开了all岳的绞杀树、脑子里还全是aymd、要是有组织的话all猫我也想贡献一份力量啊😂
希望我家亲爱的不要打死我、、汪周会有的、至少我比白夜2更的快呀🤫😊

关于绞杀树我想念叨几句、
第一次看到这种树是16年我刚来土澳的时候去热带雨林玩见到的、当时的感受真的没办法形容、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适合相爱相杀虐恋情深的植物!
最开始我想把这个梗用在SD上、因为Dean为Sam的付出就是这种从肉体到心灵而且什么也不求的、但是剧都那么扎心了我实在是不想再扎自己。而且我本身还欠着roommate没写完hhhhhh
再后来想套关周但是不是特别合适、周是掏心掏肺了但是关的人设我实在没法写成绞杀树那样、感觉不太对
碰巧看到那个直男看坤音四子的小视频、给了我好多灵感、

再来说说岳岳
最开始是觉得他长得像铁老师所以多看了几眼、后来就很佩服他的心态、羡慕他的勇气
可能还有就是因为Glasgow是我曾经想去但没去上的学校吧。老岳真的很厉害、在苏格兰读个硕士英文就能这么好了、我学渣本人出国第八个年头了自认都没有他英文一半好

【all岳】绞杀树 01

具体设定内绪
岳岳中心,各种兄弟爱
tag all岳但是暂时也不会行为升级
所以也可以当作无差来看
会重口所以未成年退散

无奖竞猜

影のボス

若主

公安

裏切り者

親分


分别是谁、一共五个人

——————————正文—————————


你知道绞杀树么?
那是一种榕树
种子随着风飘落在枝繁叶茂的巨大的榕树上
从树冠向下生长
像是拥抱着母亲的孩子
汲取着那棵榕树的养分
然后缠绕着,扎根于地面
多年之后你再看看
原本的榕树已经被吸干了
曾经的那个种子死死的绞着它的躯壳
里面是空的


“欢迎光临。”走进花店最先听到的就是这样好听的声音,像块奶糖甜腻得厉害。花卉的后面走出来的人染了淡色的头发,笑起来还能看到虎牙。
“凡子啊。”花店的主人没再往外走而是窝回小柜台。“你怎么来了。”
“洋哥说最近家里不太平让我在你这儿。”叫做凡子的人长得很高,头发几乎要碰到吊在棚顶的吊兰。
“小洋就是爱瞎操心。”他从柜台底下拽出个纸箱,远远的看着像些是白色和黄色的花。
“他说不只是上回那批货的事儿,”高个子眼尖看清了纸箱里的东西无奈地撇撇嘴。“他让你别管。”
“哎呀,我管他干什么,店里还忙不过来呢。”店长把纸箱搬起来想放到后面仓库。
“我来吧。”高个儿的这么说,但是没敢直接拿,伸着手看着他。
“别什么东西都乱碰。”店长没理他,自己给放好了。和店面比起来仓库简直是空的,只有零星几个花盆和几包土。他把纸箱放在了架子最底层的角落,特别不起眼。
“老岳还有个事儿我得告诉你。”高个儿倚着门框,语气尤其严肃。店长看着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洋哥说有小弟的消息了。”
一声尖锐的脆响随着这句话响起,被叫老岳的那个花店店主右手开始渗血。他低头看了看手突然又笑了,把手递到高个儿面前。“凡子,哥哥手受伤了。”
高个儿听着这像撒娇一样的话开始手忙脚乱的找医药箱,老岳就看着他乱转,手垂到一边也不管,任由着它滴血,滴答滴答地落在混凝土的地面上。
“让洋洋晚上来接我们吧。”被包扎的时候他这样说,高个单膝跪在地上捧着他的手,拿酒精棉擦拭的时候生怕对方疼了,动作和他的身型不符地轻柔。
“哥你别着急,洋哥已经着手细查了,我觉得...”
“卜凡,”店主打断他的话,眼睛盯着自己的右手没抬头,但态度确实冷了不少,也没继续往下说因为店里突然来了几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儿。
她们笑闹着进来碰响了挂在门边的铃铛。

“岳岳,我们明天校庆活动,班里要布置,买什么花好啊。”扎着马尾辫的女生蹦蹦哒哒地到店主面前,像是和他很熟的样子。
“百合什么的吧,要多少啊?”他就着手把卜凡拉起来往外走。
“岳岳你手怎么啦?”女孩嗓门儿不小,引得其他几个女生也凑过来看。
“没事儿,干活不小心弄的。”他没避讳但是眼神示意卜凡关上仓库的门。
“凡哥你在这儿怎么还让岳叔干活啊。”短头发的女孩也插了一嘴,身高和卜凡能差出一米但是照样损。
“怎么他是哥哥我就是叔叔呢。”店长领着三个孩子往前面走,帮她们挑花。三个女孩嘻嘻哈哈地乱侃,把话题岔过去了。没看到仓库里架子上的花盆被裁纸刀捅穿,还占着零星的血。

快八点,天黑透了。一辆黑色的大众辉腾停在花店门口,驾驶位上的人走下来抽烟。花店的老板走出来看到他这样笑骂,“洋洋你抽个烟摆什么超模造型。”三两步走过去抢走他的烟自己抽了起来。
“好你个岳明辉,几天没见上来就敢嫌弃我。”这人是木子洋,在这个城市里不认识他的人挺多但是但凡认识他的都不会想到他还有这样的时候。他张牙舞爪地一只手揪着岳明辉头上的小发啾另一只手去戳他的肚子。
“先回去吃饭吧。”跟着出来的卜凡走过去要揽岳明辉的腰。被夹在中间的人说了句行了,俩人遍各自放开手上车。

“货的事儿我不管不问,但是小弟的事儿,一点消息我都要立刻知道。”
“行。”木子洋答应的勉强,但是看岳明辉的脸色也知道那人倔起来不顺不行。
“凡子明天开始接手花店。”
“哥!”卜凡有点着急的样子,要去拉对方的手。
“我也来,”岳明辉拍拍他的手让他别激动,“就是万一我突然离开总得有个人看店吧。”
车开得不算快但是路灯一晃而过在他脸上一次次留在暖黄色的氲。“花店可不能休息啊。”

给坤音指条明路
现在的oner没有任何冠番或者团综,虽然跟我朝的市场有关但是网综真的不能缺、想圈粉其实实力没那么重要、要唱歌好的有歌手跳舞好的有dancer、一个偶像团体性格和互动才是最圈粉的、业务能力是加分项
如果想提高实力全国路演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学学ldh的思路、成员自己宣传策划路演、说句土话那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又能锻炼他们的业务能力又能提高知名度还能从路演现场直接得到相关的反馈加以改进、
oner是我第一个zqsg想要搞的国产偶像、希望坤音不要给玩死了、

再bb一句、作为偶像团体、团魂非常重要、一共才四个人粉丝就不要撕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