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竹

开心!谢谢亲爱的!

耽倾丿:

第一话. 勾肩搭背毕业典礼 & 叫哥哥

原文地址:甲之蜜糖(腐竹)⬅️我家亲爱的@腐竹写的超棒 



大小关的部分没有画(因为懒),这一话只有赵周

原图太大,为了缩短加载时间降低了一些图片质量

甲之蜜糖 10.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本章为关周蓄力!汪周接着上章的酱油继续滑水~
————————————————————————

“我从来都没叫过他师父。”回支队的路上也不知道周巡哪根筋搭错了开始说起自己的事儿。汪苗在一旁没接话,而是把车窗按下一点缝儿把指尖搭在上面。车速不算快但是风吹在指尖还是挺凉的。周巡瞟了他一眼没管他,突然也没了说下去的兴致。盯梢用的车跟普通的车没两样,周巡拧开电台随便扒拉个频道。电台主持人念着观众来信,充满被修饰过的忏悔和情话最后还点了一首歌。歌名念到一半正好是个红灯,汪苗侧过身体看着周巡。
“师父哪儿能随便叫啊,叫不好就叫老了。从师父变师傅,听着跟路边修自行车的老大爷似的。”
“那你还叫?说我岁数大呢?”红灯的时间颇长,周巡又开始调电台,但是多数是健康讲座一类的中老年向。
汪苗看见周巡笑自己也笑起来,见牙不见眼的。
“哪儿能啊,我的意思是关宏峰那样的叫师父那就显老了,您这出去别人以为咱俩双胞胎呢。”
“去去去,少隔我这儿拍马屁,跟谁学的。”周巡见汪苗那样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正好绿灯,周巡赶紧轰了一脚油门不看他。
“天赋异禀。”汪苗得瑟的怂怂肩膀又坐回之前的姿势把手指头塞外面去了。

——————————————————————
“这是支队的平面图和现有的人员档案。”关宏峰把一摞纸放在餐桌上示意关宏宇打开看。
“哥,你这哪儿来的资料啊?连刚调派的都有,亚楠手底下没有这姓徐的啊。”关宏宇随意翻了翻,有一些是熟面孔,有一些完全不认识。
“那些新进的你就不用看了省的露马脚。”关宏峰压根没回答他的问题,坐下开始捣鼓他的手机,“你先熟悉一下,看完了我再把外勤的几个队长重点给你讲讲。”
“合着我这辍了学也没逃过背书的命运啊。”关宏宇只穿了个黑背心,一只脚踩着椅子的横撑一副舒服悠哉的样子。
“坐姿也要练。”关宏峰头都没抬来了这么一句,对面的人立刻把腿放下坐直了。
“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过了两个小时,档案看的七七八八了,关宏宇的耐心也算是到了头。关宏峰在厨房煮面,清汤寡水的。“你说这周巡挺有毅力啊,一个来月了还有人在外面蹲着呢。”关宏宇打开冰箱把一盘鸡架拿出来,也没热一下,慢悠悠地踱回餐桌摘下手套,拿起鸡架就啃。
关宏峰端着两碗面坐过来,闷头吃东西没接话。关宏宇啃完一个鸡架也没擦手直接抓起筷子扒拉面条,两三口就吃完了。
“现在就去洗碗,把手套戴上。”关宏峰提醒他。
“真麻烦,他们又不可能上来。”关宏宇虽然照做了但是心里憋屈。
“周巡心细。”关宏峰也吃完了,示意关宏宇一起洗了。他走到窗边透过窗帘的缝隙往外看。
“啧,”关宏宇嗤笑一声,“他要是搞突然袭击咱俩都得玩完。”
“也不是没可能,看来以后只能用一个碗了。”关宏峰看了他一眼,语气平淡像是说别人的事儿似的。
“别,这亲兄弟也够呛了,要不你用碗,我捧锅吧。”眉飞色舞的说了一句,关宏宇自己都笑了觉得挺逗。收拾完一转身发现他哥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哥,你出去啊,给我带点啤酒回来呗。”关宏宇赶紧过去套近乎。
“别喝了,不利于伤口恢复。”关宏峰瞄了一眼他的脸,没同意。关宏宇瞬间像打了霜的茄子似的,回去背那些资料去了。

关宏峰走出楼道口,一眼就看见倚在车门抽烟的周巡。周巡也看见他了,一口烟都没吐干净,反倒是先笑。三两步走到关宏峰跟前,“老关,出去啊。”说完又觉得自己像是在套话,僵在那儿,等着对方回话。
“嗯。”径直往前走,关宏峰没有想要聊天的意思。
“去哪儿,我送你吧。”周巡追上去,想要拍关宏峰的肩膀被他躲开了。那只手不知道该怎么放,收回来也不是。
“去趟银行。”关宏峰这样说,让周巡松了口气。
“走吧,送完你我回队里了。”周巡打开车门先坐上去,一直看着关宏峰,等人上车坐好了他才关上自己的车门。
“我也是没办法。”快要到银行的时候,周巡突然开口,“你能对我坦诚点么。老关。”关宏峰没说话,看了他一眼。
临下车的时候关宏峰摘下围巾放在周巡手边,“春捂秋冻。”撂下这么一句话人就走了。周巡抓起围巾又放下,头枕在圈起的手臂,搭在方向盘上,长舒了一口气。


“我在家累死累活的记资料,你倒好,出去约会去了。”关宏峰回家的时候关宏宇正吊儿郎当地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人回来了赶紧抱怨。
“别看了,我给你讲人员的事儿。”关宏峰懒得搭理他,拢了拢桌子上的资料。
“哎我说哥啊,你这出去一圈儿结果空着手回来,”关宏宇站起来慢悠悠地走到窗边,“不就是想去见周巡么,兜这么大一圈,瞒我有意思么。”食指隔着窗帘轻扣了两下窗户。从这儿看正好是之前周巡停车的地方。
关宏峰把资料分类,一些重点人员的单独挑了出来贴在墙上。
“说句话啊。这周巡也是,这天儿就穿个夹克到处跑,你围巾呢?给他了?”
“我给的是让他来找我的借口。”关宏峰愣了两秒后转过身冷眼看着他。
“靠,哥,你是嫌火烧得不够旺,烧得不够近是吧!”他压低了声音但是火气十足。
“我要的是局面可控。估计这两天他就会来,总得让他消除些戒心。”像是叹气,这句话被关宏峰说的极轻。关宏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拉开椅子坐下示意他哥赶快开始。
支队里的人关宏峰挑着重要按照亲疏关系说了个遍,连高亚楠的都十分详细。最后剩下个周巡,关宏峰只是让他自己看档案。
“你不准备讲讲给我这十来年你们俩的事儿?”个把小时就这么过去,关宏宇也忘了刚才自己还因为周巡的事儿发了火,“万一他说起来我好能接得上话啊。”关宏峰连个眼神都没给径自洗漱去了。

“师父!转来个案子,派出所上门调解民事纠纷的时候发现隔壁有腐臭。地区队去了人看了说尸体高度腐败想要咱们支队去人。”汪苗老大个嗓门朝周巡走过来。高亚楠就在他旁边,听个正着。周巡瞪了汪苗一眼,汪苗缩缩脖子嬉皮笑脸站到他身后去了。
“亚楠你带上东西做我的车先走,汪儿你叫上二组跟着再去痕检那儿带几个人。”命令一下汪苗就应了,拿起台子说了几句然后给周巡递了个眼神快步上楼了。
“要带小徐么?”周巡和亚楠往门口走,突然想起来新来的助理法医。
“我刚才告诉他让他跟汪儿走,我们到那儿再汇合。”
周巡看到高亚楠嘴角含笑,想了想是不是小徐哪儿惹到她了,想替他说两句好话,还没开口又觉得不该插手人家科室的事儿又憋回去了。
上车的时候高亚楠瞥见后座上那条围巾,“去见关队了?”她故意问的直白想看看周巡的反应。他只是嗯了一声,没多解释。

现场勘查花了好久,周巡带着汪苗和二组的几个警员挨家走访了一下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回到案发现场的时候高亚楠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这儿完事儿了?”周巡过去问,现场尸臭味儿很重,但他面不改色的叉腰站在那儿环视了一圈。
“痕检可能还得一会儿,但是尸体这边现场是没什么再需要采集的了,回去进一步尸检看看吧。”高亚楠让小徐提着东西示意他先下楼。她故意走得慢了点,到周巡旁边。
“该还的留不了一辈子。”她用只有对方能听到的音量这么说。

妈呀看完复联3、我只能说虫铁和奇异铁are real!!

我非常自恋的爱着我文里的周巡😂😂😂

甲之蜜糖 9. 【关周,微汪周】

决定跳一下时间线,以后再以回忆的方式讲中间十一年的事儿。
注意避雷。我发现大小关的互动真难写。
——————————

2016年2月29日,津港市公安局副局长办公室
“周巡,你小子找我来又为了关宏峰?”施广陵看看时间又仔细地读完了手里的报告这才打量了两下对面的人。
“施局,我自请当长丰支队队长。”周巡没像以前一样悠哉地坐着而是僵硬地站在那儿,手心都是汗。
“为你自己请功?这还是头一回。”施广陵来了兴致,把文件放在一边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今天下午关宏峰离职你就来我这儿抢这个名额了,周巡,你这心有点大了啊。”周巡想说话被施广陵一个手势制止了。“以你现在的职级怎么也不应该跃到刘长永前面去,你来找我是因为你们顾局驳了你吧。”
“施局,我以元地区队队长的身份接任应该不太过分吧,那之后也有三年了,这大大小小的案子下来,我这警衔早不止当年了吧。”
“二级警督到一级警司,周巡,你之前自请降级,为了给关宏峰打下手你闹了多少事儿,撸了自己的警衔不说还得罪了政治部的人,我念着交情厚着我这张老脸随你了,现在你上我这儿来邀功,怎么,不仅想做回二级警督,还想连升三级?”
“我不在乎刘长永大我一级,我不需要一级警督的衔儿,二级警督也可以做支队长,我只是想要这个位置。”周巡有点急了,他抓了抓头发,努力的想把自己想说的话捋顺,“老关现在离职了不代表他以后不会回来,如果刘长永升了支队长等案子破了老关该去哪儿?我们现在手里有证据有嫌疑人,破案是早晚的事儿,但是这个位置只有一个,老关的能力大家都清楚,如果不能官复原职等这个事儿过了难道要他再去派出所?”
“所以你替他占着这个位置等他?”施广陵有些生气,他用食指点点桌子质问周巡,“你把警局当什么?过家家么!所有人都由着你高兴,警局培养你就是让你去给关宏峰当垫脚石的么!”
“培养我的是老关,我也很清楚他热爱这个职业。施局,我猜他离职只是因为想要把案子留在长丰,我想替他守着。未来怎么样我不确定,但是这个支队长我是真的得坐。舅,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他父母都不在了,亲弟弟又成了逃犯,我不知道支队在他心里占多大的分量,但是到底是他的一个家,我想让他有地方回。”周巡看着施广陵,他很忐忑,从知道关宏峰离职到现在,他一直是乱的,但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并且思考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他放软了姿态,希望能说服施广陵。
“周巡,这不是个好理由。”施广陵拿起刚才看的文件递给周巡,“你们师徒俩真是一样的任性,市局批了关宏峰的离职报告,但是支队长的任命还没下,你总得给我个更好的理由吧。我还真怕你假公济私放了关宏宇。”
“你知道我和这个案子的关系,我不会放过凶手的。让我掌权我也不会放松对关宏峰的监视,这样可以么。”
“你舍得?”
“嗯。”周巡点点头,“我也怕他会帮他弟,窝藏逃犯知法犯法,如果他真那么做了就真回不来了。我不放心想亲自看着他。”
“周巡,你这样对刘副队长可不公平。”
“这也是变相的保护他,”周巡有点急了,双手撑着办公桌身体微微向前探,“从军火走私案开始支队就一直不太平,虽然清出去了几个老鼠但是不能说是铁板一块,刘长永那么大岁数了,让他平安干到退休不好么。”
“你小子这心啊,长得够偏的。”施广陵笑着调侃他一句,周巡见他这样觉得是有希望,暗自松了口气。“其实你们顾局今天找过我和局长了,你这事儿他也和我们说过了。我们同意了他的想法,这个支队长的任命是你们长丰的事,市局也不好越权干预,你回去等通知吧。”
周巡一惊,心里突然没了着落,出了这个门这事儿就更不好办了,他看着施广陵,企图再次说服他。
“出去吧,我这儿还有事。”施广陵摆出一副送客的姿态,“我是你的长官也是你的长辈,你既然还叫我一声舅舅你就该摆正自己的位置。”

从市局出来,周巡抓乱了自己的头发,现在不知道上面会怎么安排,如果不能如自己所愿那么老关的路将会很难走。
“周哥!”汪苗按了按喇叭,从车窗了探出头,“周哥你怎么在这儿啊,上车我送你回支队啊?”
“来办点事。”周巡坐上副驾驶,面上不显,掩饰着自己的焦虑。
“哦,我来送鉴定材料。”不等周巡问汪苗自己先交代了,“周哥,我们一起去吃口饭吧,我今天就吃了口泡面,现在饿着呢。”
“行,你定吧。”周巡盯着挡风玻璃愣了两秒,“先回支队换我的车吧,开警车出去乱晃你小子皮又痒了。”
“哎哎。”汪苗笑的见牙不见眼,一脚油门熟门熟路地开回了支队。

任命下来的时候周巡松了一口气,支队炸了锅但是刘长永倒是不怎么惊讶的样子。第一个命令更是让支队上下颇有微词,严密监控关宏峰的住所,时刻定位他的手机信号。毕竟关宏峰带着支队久了,事情落实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并没有全心投入和伪装的监视很容易就被关宏峰发现了。
“哥,这周巡这么恨你啊。”关宏宇窝在沙发里用气音说话,打趣站在窗边的关宏峰。关宏峰没理他,打开灯拉上窗帘。“要我说你当初就应该标记他,现在好了玩脱了,自己养的狗追着你咬,这不管咬不咬得着你都套不回那根绳了吧。”
关宏峰看了他一眼,从抽屉里拿出一把解剖用的刀放在他面前。“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关宏宇有点手抖,拿起那把刀,“哥,咱真得这么干啊,没有别的法子了么。”
“我也不想走这步,但是我了解周巡,他找我回去只是早晚的事儿,伤口结痂脱落需要时间,如果不快点我怕”
“没事儿哥我知道了,”关宏宇打断他,他站起来走去厨房,把刀放在一旁,“我做点东西吧,吃完就去。”
“对不起。”关宏峰看着关宏宇故作轻松的样子低声说一了句。
“哥你道什么歉啊,”关宏宇拿着菜刀挽了个花样,“要不是你我两周前就蹲大牢了。”切菜的手法挺娴熟,“这监狱的滋味可真不好受,进去一次就够了。”听了这话关宏峰略微低头,不再看向关宏宇。
窗外天渐渐黑了,但是监视的小队没收,只是换了人,周巡和汪苗坐在车里啃面包,有一搭没一搭地往窗口瞄。
“周哥,跟你商量个事儿。”汪苗拆开一个火腿肠递给周巡,眼巴巴地瞅着他。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周巡笑着瞥了他一眼接过火腿肠。
“我给您当徒弟吧。”这话一出倒是给周巡噎了一下。
“你小子犯什么混。”
“周哥,师父,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听说过你的战绩,早就想跟着你了。再说,支队长带徒弟是老传统了,您可别拒绝我啊。”汪苗笑嘻嘻的指了指那根火腿肠,“这拜师礼我可都给了。”
“合着你小子在这儿等着我呢是吧,”周巡佯装要打他到底还是没下去手,狠狠的咬了口肠解气。
“我知道你当上支队长之后对大家的反应也不太好受,但是我相信你的选择,孤军奋战多累啊,师傅,让我站你这边吧。”
周巡没回答,盯着关宏峰家的窗户,厚重的窗帘遮挡了一切灯光,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他自嘲式地笑了,手指蹭了下鼻子给车打着了火儿。“今天就到这儿吧。”

甲之蜜糖 8. ABO

本章法医姐姐上线、赵儿回归、
本文all巡 主关周、注意避雷
————————————————

“关大指挥,我是验死人的,不是两性健康医师也不是门诊科大夫,你徒弟的事儿可别问我。”高亚楠悠哉地坐在办公椅上看了眼站在面前的关宏峰,习惯性的怼了一句。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我并没有标记他,但是却闻不到他的味道,他当时并不清醒应该没有力气控制信息素,而且他的发情期几个小时就结束了这太不正常。”
“我又没在场,你这种段位的alpha都闻不出来看来真的有问题,不过摆不齐人家天赋异禀呢,发情期短,信息素隐蔽,以周巡的性格大概也挺好。咱们警局里可从来没录过omega做外勤。”
“先兜着吧。”关宏峰手指敲了敲高亚楠的桌面转身要走。
“关宏峰,你对他到底什么态度啊。”高亚楠打趣道。
“我拉拔的人,我负责。”关宏峰板着脸,像是背书。
“那这事儿你跟我说干嘛?越少人知道越好不是么。”高亚楠划拉出一块糖,嚼起来。关宏峰没回直接走了。“一大早跑来告诉我你昨天跟周巡上床了,咱俩这点心思啊。”高亚楠扔掉糖纸,若有似无的来了一句。

“关宏峰什么时候走的?”周父剥了个咸鸭蛋,抠出来蛋黄把剩下的递给了周巡。
“我睡的死不知道。”周巡接过来把蛋清掏了个干净。“爸我们昨天抓了个大的,我今天得早点去,先走了,晚上回来陪你吃饭。”周巡囫囵吃了碗粥,没刷碗就跑了。周父看着他着急忙慌的样子反常的没教训他,等回过神儿来再端起碗的时候才发现都凉了。

“关老师,我分化了。”还是那个楼梯口,周巡小声的同关宏峰说着,他的手微颤眼睛不敢看对方,点了根烟刘海和烟雾遮着表情。“我能闻到他们的味儿。”来所里这一路周巡慢慢适应了有信息素的空气,散发不同气味的人。“关老师,”周巡把没抽完的烟按灭在窗台,呼了一口气,看向关宏峰,“你把我标记了么?”
“没,”关宏峰避开他的视线,“你大概是特例,我也闻不到。”
“能帮我遮着么。”周巡抓着关宏峰的手肘,拦着他不让他下楼。
“你的资质不当外勤可惜了。”关宏峰没正面应下来,但话里算是要保他。
“谢了。”周巡松开他,又拿出根烟叼在嘴里,还没等点着就被对方抽走了。周巡看着关宏峰的背影,一屁股坐在楼梯凳上,攥紧了手里的打火机。

关宏峰没让他审孙五,周巡站在审讯室隔壁,通过单面玻璃看了全程。孙五供出了他制药的位置,但是他不知道雇佣他的是谁,从来都是对方单向联系。
“小李你带一组人去孙五刚才说的制药室,要配枪。技术队也跟着,能带的东西全带回来,注意药物保存。还有,只去Beta,以防万一。”外勤探员的大办公室,一堆人围着关宏峰,周巡脸色不好靠着桌子看着他。“小王,你再带两个人把孙五送压,你先去办手续,一会儿找我签字。”他的命令一下完大家立刻分开行动,周巡急了,两步追上往外走的关宏峰,拽着他的胳膊,又在对方警告似的目光下松开。
“为什么不让我去。”周巡瞪着他,声音很低但满是怒意。这几年周巡到底长高了些,但是还是得微扬着头看对方。“你不是答应了一切照旧么。”
“周巡我是答应按着你的事儿没错,但是服从上级命令是你的本分,谁该干什么我自有我的考量,你今天老实待在队里不许出插手这个案子。”
“是就今天还是这个案子往后的一切我都不能碰了?就算这个案子我不跟,那以后与Alpha有关的案子我都得坐冷板凳?关老师,我是刑警,你留我在这儿不是让我端茶倒水的吧。”
“等我看了你的体检报告我会再告诉你。”
“关宏峰!”周巡气的吼了他一句,走廊上没几个人但是都看向他俩,虽说这话只听了一半但自从关宏峰把周巡调到支队以来就没听过他直呼他师傅的名字还是这种口气。
关宏峰没理他转而训斥周围看热闹的,等人都散干净了关宏峰再次面向周巡。“晚上我陪你去医院,我是总指挥,需要对我探员的安全负责。”
“行,我去,但是不劳烦总指挥一起了,我那些没休过的年假总够让我请一天假吧,我现在就去,到时候麻烦您给我个准信儿。”周巡转身就走,关宏峰就在那儿看着等彻底看不见人了才回。

从医院出来已经快六点了,周巡被折腾的满科室转,但至少结果是出了。性别分化不完整。他虽然属性上是Omega但是区别于大多数,他的发情期周期长时间短,非发情期信息素干扰能力极低,并且怀孕机率远低于平均水平并且极易流产,说白了就是个能闻到味儿的Beta。关于抑制剂医生没有给出具体的意见,但是因为抑制剂的种种干扰性副作用医生建议他少打。报告写的很详细,周巡没有背包儿的习惯,他把它卷成一个筒在手里攥着,犹豫是该回警局还是直接回家,这份报告虽然让他松一口气但是他依旧想瞒着。他摸出根烟一边抽一边在路上晃悠,还没等琢磨出回哪儿赵馨诚的电话先打了进来。他问他怎么没在支队,周巡笑着骂他不务正业,不在海港干活老往长丰跑。
“什么叫老往长丰跑啊,咱俩可小半年没见了,哥们今天刚结了个案子就来找你庆祝,这上杆子要请你吃饭你还骂我。”赵馨诚笑得更厉害,嘴一张占满了道理。
“不了,我今天陪老爷子。”周巡瞄了眼手里捏着的报告,拒绝了,这要是半路上遇到赵馨诚他指定是会打破砂锅问到底,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我都来了,这个点儿开回去路上得老堵了,要不我买点东西带到你家一起吃吧,你想吃啥?”
“也行那你随便买吧,我也懒得做。”周巡拗不过答应了,挂了电话加快脚步往家赶,合计着先把东西藏起来。

“听说今天周巡跟你吵起来了?”高亚楠在支队门口遇见正要开车离开的关宏峰,敲了敲对方的车窗。关宏峰看了她一眼,降了车窗。
“这么晚才走?”
“别打岔,咱俩共事这么多年我还是能猜个一二的。关宏峰你那话走了脑子没走心,这样下去你绑着他的那根绳子就不牢了。”
“他一直都是自由的。”
“是么,那就是我看错了,但是我还是提醒你,周巡的心可比看上去细多了,你别弄大发了收不回来。”
一语成谶。

周巡失踪。

甲之蜜糖1-7
最近大家都说石墨链接点不了、以后我都改发图片吧
近期文力离家出走、欢迎大家来催、、帮助我把它找回来

甲之蜜糖 7. ABO

关周车来啦!!这章是速度与激情!车速太快请抓紧上车!!!

关队那突破天际的占有欲终于降临啦

https://shimo.im/docs/5GsBPa5EMiE3SVGa



为什么老关知道周巡家在哪儿呢

为什么表弟还不走呢

为什么要回周巡家呢

赵儿啊你的竹马真的被吃掉了、你快别相亲了!

下一章走剧情了、连着三张肉写到虚脱

甲之蜜糖第六章的链接挂了、我也调不了、真奇怪、放照片吧

王老师生日、分析一波周巡、爱这个放荡不羁的男人、
私心带个关周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