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竹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李现不演小河神了、卧槽、再见、

头疼 【瀚冰】

突然产出的甜饼、瞎写的伪纪实文学、时间线没搞清、瞎看看吧

——————////——————



怎么了?刚看到你微博


高瀚宇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抓起手机,微信有很多未读的标志,置顶那几个里有个人发了这条语音。


没啥,文艺了一下,我这就要删了


回了对方语音,四秒而已,他却笑了。按着屏幕调出微博,粗粗翻了翻评论。


拍戏累着了?


挺累的,你呢?见了施导聊啥了?


瞎聊呗,他那儿有件儿衣服跟你说没,要签名儿的


说了,我把地址给他了他说给我邮过来


哦,行。你真没事儿啊?


没事儿,就是头疼


吹空调吹的?


不是。那个接的头发,拽着头皮,我洗头发老费劲了,还不能揉,得洗老长时间了。不爱洗了都,可累了。


照顾好自己,等你回来


高瀚宇把这条语音转成文字盯着看,又听了两遍才回。


行大爷你睡吧挺晚了。


对方发了个盖被子说晚安的表情,给高瀚宇乐得不行。把微博删了。

过了大概两三天,拍摄都挺顺利。这天收的早,下了戏,高瀚宇没跟剧组一块儿吃,叫助理先送自己回酒店。手机在手里握得发烫。


我在你酒店大堂


显示是快两个小时之前发的了,他不知道改回什么,字都不敢打,就反复看着,然后催快点开。


“挺好看。”季肖冰见着高瀚宇一路燎过来,指了指他的头发。

“就这样扎着好点,”高瀚宇口罩也没来得及带,冲他笑,“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衣服。”他肩膀怂了一下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背包,“咱们先上去吧。”

高瀚宇搂着对方的肩往里走,“没吃饭呢吧,想吃啥啊?”

“你这东北味儿挺重啊。”季肖冰笑他,鼻子一皱,眼睛就眯起来了。

被笑的人用头磕了一下对方的脑袋。

“错了错了,”季肖冰掏出手机给他看,“刚才没事儿干,我收藏了几个外卖,你看看想吃哪个?”


最后点的还是季肖冰爱吃的。


“Tony老师给你洗个头?”吃完饭时间也还挺早,电视里没什么特殊的节目。


高瀚宇坐在浴室的地上,头枕着浴缸的边缘。季肖冰坐在浴缸上调水温。

“你小心点啊,这个边儿窄,别栽进去了。”

“不能,Tony老师我是专业的。水温行么?”

“行,正好。”他还一直盯着对方的脸看。

“把眼睛闭上,别迷着。”

五根手指,轻柔的顺开交缠在一起的头发,发胶让头发摸起来有点硬。洗发露被他在手上打出泡沫才抹到头发上,从发根到发梢。接起来的头发没太用力揉,拢到手里一点一点的洗。指腹稍微用力,按摩了几下他自己不太懂的穴位。坐在地上的人舒服的哼了两声。季肖冰听见了,轻声笑。他睁开眼睛对上他的脸,也笑。“Tony老师手法不错。”


季肖冰说要走的时候刚刚帮对方吹干了头发,高瀚宇也没拦,没撒娇。快到机场,他拿钱包的时候才想起那件衣服。


忘签名了,哈哈,回去再寄给你吧。


怎么会心情不好呢,完全不会了。


END



洋岳+超鹅的一家三口是不是今晚锁死了、感谢小弟认证

啊啊啊啊啊快来给这位大宝贝热度啊!!我想上车!

耽倾丿:

想玩,但是我画了会在B站发视频诶,就算到了100热度,要求这个算是送分题了233333

【甲之蜜糖12】(ABO 主关周 all巡)

突如其来的更新,有没有很惊喜呀~

几乎全员上线。走走心,走走案子。

本章依旧是04年的时间线,周巡被大关知道属性后“离家出走”,被骗去韩彬大佬那儿上课啦。

都已经清水的不像ABO了还屏蔽我,我生气了。


https://shimo.im/docs/FJQkhSz5GYUQcnvI/




才发现录到了学猫叫、你跳就跳吧、拉洋洋上来是秀啥、

完整截下来的只有work和will u、、、卡爆了、拿流量硬怼了一个小时、、itunes还要等国内的31号才能上整张专辑、焦急

【甲之蜜糖 11】
主关周 ABO
为了弥补许久没更,本章略微加长~
某大佬上线
大关继续情商掉线
本章时间线接第八章、忘记发生什么的可以从第四章开始补、
我发现这篇abo一点都不社情、惭愧
竟然河蟹我!生气!

【all岳】绞杀树 02

本章R21、未成年退散
血腥重口、嗜谎者情节
xxj文笔、OOC

——————————正文———————————

“找到小弟了。老岳你别冲动,我马上去。”
“给我地址。”岳明辉攥着手机的手指用力的发白。
“岳明辉!”木子洋急得不行,狠狠地拍了几下喇叭,前面的车纷纷避让。
“地址。别让我说第三遍”岳明辉走进仓库关上门,没有开灯的狭小空间漆黑一片。
“城北的废弃大厦,哥哥,这回不能随便动手,已经两年了,小弟的情况我们不知道,如果对方是公...”
“洋洋,小弟是我的责任。”打断对方的话岳明辉说了一句立刻挂断。之前的纸箱被他抽出来,打开来看,里面的花依旧鲜艳。

“凡子,花店先交给你了。”岳明辉拎着黑色的包站在花店门口看着卜凡。他很久没看过了,这幅样子的岳明辉。穿着合身的西装,戴着金丝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右手手腕上缠着雕花的银质十字架,这个人却根本不是信徒。
花店里的香气浓郁,甜的让人鼻子发酸。今天之前的岳明辉穿着oversize的白上衣懒散随意地插花,笑着和到店的客人打趣。卜凡像是透过花看到了他一样,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洋哥,老岳去了。如果确定了小弟的位置就带他出来。你们也不知道?那你掐时间吧,别等到他到了还让你的人留在那儿。”

木子洋到的比岳明辉晚,远远的就看见小弟挂在岳明辉身上。轻手轻脚的把小弟安置在车里,木子洋从后备箱拿了一套衣服扔给岳明辉。
衣服和眼镜上都是粘稠的血液,额前的几缕头发也溅上不少。岳明辉接过衣服,右手腕上绑着的十字架滴滴答答地还在往下淌着红色液体。

废弃大厦里木子洋派的人还在做勘查,整栋大楼里弥漫着厚重的血腥气。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众人汇报结束准备撤离,却在房间的西北角发现了那具尸体。以跪姿倒下,头却在身体前的铁桶里,血液和不知名的液体从铁桶的缝隙里争相流出。仔细看的话尸体上别了两朵纸花,一朵白色,一朵黄色。铁桶里的头颅还睁着眼睛看着自己身体的方向。
“先生这次下手太重了。”几个人从楼里出来这样跟木子洋说。他们讨论的对象换上了t恤牛仔裤扎着头发守在小孩儿身边。
“罢了,让他发泄一下也好。”木子洋摆摆手让他们去处理现场,“给小于打个电话说今天大家都回去,晚饭多做点。”

“哥哥,剩下的事儿交给我和凡子吧。”木子洋通过后视镜看岳明辉和小弟。昏睡中的小弟下意识的抓紧他的衣角。
“洋洋,李家的事儿我没权力管。”他这样回答,却让问的人皱了眉头。
“老岳,现在家是我们的。”
“我只是个外人,凡子就更算不上了。”岳明辉用手捋了下头发,“你和小弟才是主人。”他看着小弟的脸,不自觉地笑出来。
“你是想我诛杀功臣?”木子洋气得不行,冲他翻了个白眼。
“你看,臣而已。”他轻轻拍了拍木子洋的肩膀,手没有拿下来。
“你非得要挑我的刺儿么。”左手握住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对方的指头泛红。咬了一口他的指尖,岳明辉微微怔了一下但是没动。“先生这次杀了不少人啊,舒服点了么。”
“没让小弟看见。”他这才收回手,又看了一眼睡着的小弟,没正面回答。“把尸体处理好,楼直接烧了吧。”
“已经让他们办了。”木子洋看了眼时间,“大概再有一个小时消防署的人就会过去了。”
“那么偏大概还会更久一些。”岳明辉估算了一下燃烧的速度和发现火情的时长,“里面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烧塌了也没事儿。”
“那块地呢?还接手么?”
“我们刚谈这个活儿就出这事儿,绝对不能接。”岳明辉这回说的很快又有些严肃。“踩到我们头上来挑衅还要给他们送钱?”
“可我觉得有蹊跷,毕竟小弟当时离开是自愿的。”
“小弟是我的责任。“他再一次这么说,“从我见到他的那天起,他就是我的责任。”
“老岳,你都说了他是李家人。他应该为这个姓氏负责,这是他自己的事儿。”木子洋看着不太高兴,他是真担心小弟,但是见不得岳明辉的那副样子。
“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岳明辉固执地辩驳,像是要把对方身上所有的担子都一并接过。“洋洋,虽然我不同意收那块地,但如果你觉得可行你就去做。就像我刚才说的,你是主人。”
木子洋沉默了一会儿,“明天跟我一起去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