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竹

甲之蜜糖 9. 【关周,微汪周】

决定跳一下时间线,以后再以回忆的方式讲中间十一年的事儿。
注意避雷。我发现大小关的互动真难写。
——————————

2016年2月29日,津港市公安局副局长办公室
“周巡,你小子找我来又为了关宏峰?”施广陵看看时间又仔细地读完了手里的报告这才打量了两下对面的人。
“施局,我自请当长丰支队队长。”周巡没像以前一样悠哉地坐着而是僵硬地站在那儿,手心都是汗。
“为你自己请功?这还是头一回。”施广陵来了兴致,把文件放在一边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今天下午关宏峰离职你就来我这儿抢这个名额了,周巡,你这心有点大了啊。”周巡想说话被施广陵一个手势制止了。“以你现在的职级怎么也不应该跃到刘长永前面去,你来找我是因为你们顾局驳了你吧。”
“施局,我以元地区队队长的身份接任应该不太过分吧,那之后也有三年了,这大大小小的案子下来,我这警衔早不止当年了吧。”
“二级警督到一级警司,周巡,你之前自请降级,为了给关宏峰打下手你闹了多少事儿,撸了自己的警衔不说还得罪了政治部的人,我念着交情厚着我这张老脸随你了,现在你上我这儿来邀功,怎么,不仅想做回二级警督,还想连升三级?”
“我不在乎刘长永大我一级,我不需要一级警督的衔儿,二级警督也可以做支队长,我只是想要这个位置。”周巡有点急了,他抓了抓头发,努力的想把自己想说的话捋顺,“老关现在离职了不代表他以后不会回来,如果刘长永升了支队长等案子破了老关该去哪儿?我们现在手里有证据有嫌疑人,破案是早晚的事儿,但是这个位置只有一个,老关的能力大家都清楚,如果不能官复原职等这个事儿过了难道要他再去派出所?”
“所以你替他占着这个位置等他?”施广陵有些生气,他用食指点点桌子质问周巡,“你把警局当什么?过家家么!所有人都由着你高兴,警局培养你就是让你去给关宏峰当垫脚石的么!”
“培养我的是老关,我也很清楚他热爱这个职业。施局,我猜他离职只是因为想要把案子留在长丰,我想替他守着。未来怎么样我不确定,但是这个支队长我是真的得坐。舅,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他父母都不在了,亲弟弟又成了逃犯,我不知道支队在他心里占多大的分量,但是到底是他的一个家,我想让他有地方回。”周巡看着施广陵,他很忐忑,从知道关宏峰离职到现在,他一直是乱的,但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并且思考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他放软了姿态,希望能说服施广陵。
“周巡,这不是个好理由。”施广陵拿起刚才看的文件递给周巡,“你们师徒俩真是一样的任性,市局批了关宏峰的离职报告,但是支队长的任命还没下,你总得给我个更好的理由吧。我还真怕你假公济私放了关宏宇。”
“你知道我和这个案子的关系,我不会放过凶手的。让我掌权我也不会放松对关宏峰的监视,这样可以么。”
“你舍得?”
“嗯。”周巡点点头,“我也怕他会帮他弟,窝藏逃犯知法犯法,如果他真那么做了就真回不来了。我不放心想亲自看着他。”
“周巡,你这样对刘副队长可不公平。”
“这也是变相的保护他,”周巡有点急了,双手撑着办公桌身体微微向前探,“从军火走私案开始支队就一直不太平,虽然清出去了几个老鼠但是不能说是铁板一块,刘长永那么大岁数了,让他平安干到退休不好么。”
“你小子这心啊,长得够偏的。”施广陵笑着调侃他一句,周巡见他这样觉得是有希望,暗自松了口气。“其实你们顾局今天找过我和局长了,你这事儿他也和我们说过了。我们同意了他的想法,这个支队长的任命是你们长丰的事,市局也不好越权干预,你回去等通知吧。”
周巡一惊,心里突然没了着落,出了这个门这事儿就更不好办了,他看着施广陵,企图再次说服他。
“出去吧,我这儿还有事。”施广陵摆出一副送客的姿态,“我是你的长官也是你的长辈,你既然还叫我一声舅舅你就该摆正自己的位置。”

从市局出来,周巡抓乱了自己的头发,现在不知道上面会怎么安排,如果不能如自己所愿那么老关的路将会很难走。
“周哥!”汪苗按了按喇叭,从车窗了探出头,“周哥你怎么在这儿啊,上车我送你回支队啊?”
“来办点事。”周巡坐上副驾驶,面上不显,掩饰着自己的焦虑。
“哦,我来送鉴定材料。”不等周巡问汪苗自己先交代了,“周哥,我们一起去吃口饭吧,我今天就吃了口泡面,现在饿着呢。”
“行,你定吧。”周巡盯着挡风玻璃愣了两秒,“先回支队换我的车吧,开警车出去乱晃你小子皮又痒了。”
“哎哎。”汪苗笑的见牙不见眼,一脚油门熟门熟路地开回了支队。

任命下来的时候周巡松了一口气,支队炸了锅但是刘长永倒是不怎么惊讶的样子。第一个命令更是让支队上下颇有微词,严密监控关宏峰的住所,时刻定位他的手机信号。毕竟关宏峰带着支队久了,事情落实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并没有全心投入和伪装的监视很容易就被关宏峰发现了。
“哥,这周巡这么恨你啊。”关宏宇窝在沙发里用气音说话,打趣站在窗边的关宏峰。关宏峰没理他,打开灯拉上窗帘。“要我说你当初就应该标记他,现在好了玩脱了,自己养的狗追着你咬,这不管咬不咬得着你都套不回那根绳了吧。”
关宏峰看了他一眼,从抽屉里拿出一把解剖用的刀放在他面前。“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关宏宇有点手抖,拿起那把刀,“哥,咱真得这么干啊,没有别的法子了么。”
“我也不想走这步,但是我了解周巡,他找我回去只是早晚的事儿,伤口结痂脱落需要时间,如果不快点我怕”
“没事儿哥我知道了,”关宏宇打断他,他站起来走去厨房,把刀放在一旁,“我做点东西吧,吃完就去。”
“对不起。”关宏峰看着关宏宇故作轻松的样子低声说一了句。
“哥你道什么歉啊,”关宏宇拿着菜刀挽了个花样,“要不是你我两周前就蹲大牢了。”切菜的手法挺娴熟,“这监狱的滋味可真不好受,进去一次就够了。”听了这话关宏峰略微低头,不再看向关宏宇。
窗外天渐渐黑了,但是监视的小队没收,只是换了人,周巡和汪苗坐在车里啃面包,有一搭没一搭地往窗口瞄。
“周哥,跟你商量个事儿。”汪苗拆开一个火腿肠递给周巡,眼巴巴地瞅着他。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周巡笑着瞥了他一眼接过火腿肠。
“我给您当徒弟吧。”这话一出倒是给周巡噎了一下。
“你小子犯什么混。”
“周哥,师父,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听说过你的战绩,早就想跟着你了。再说,支队长带徒弟是老传统了,您可别拒绝我啊。”汪苗笑嘻嘻的指了指那根火腿肠,“这拜师礼我可都给了。”
“合着你小子在这儿等着我呢是吧,”周巡佯装要打他到底还是没下去手,狠狠的咬了口肠解气。
“我知道你当上支队长之后对大家的反应也不太好受,但是我相信你的选择,孤军奋战多累啊,师傅,让我站你这边吧。”
周巡没回答,盯着关宏峰家的窗户,厚重的窗帘遮挡了一切灯光,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他自嘲式地笑了,手指蹭了下鼻子给车打着了火儿。“今天就到这儿吧。”

评论(1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