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竹

甲之蜜糖 10.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本章为关周蓄力!汪周接着上章的酱油继续滑水~
————————————————————————

“我从来都没叫过他师父。”回支队的路上也不知道周巡哪根筋搭错了开始说起自己的事儿。汪苗在一旁没接话,而是把车窗按下一点缝儿把指尖搭在上面。车速不算快但是风吹在指尖还是挺凉的。周巡瞟了他一眼没管他,突然也没了说下去的兴致。盯梢用的车跟普通的车没两样,周巡拧开电台随便扒拉个频道。电台主持人念着观众来信,充满被修饰过的忏悔和情话最后还点了一首歌。歌名念到一半正好是个红灯,汪苗侧过身体看着周巡。
“师父哪儿能随便叫啊,叫不好就叫老了。从师父变师傅,听着跟路边修自行车的老大爷似的。”
“那你还叫?说我岁数大呢?”红灯的时间颇长,周巡又开始调电台,但是多数是健康讲座一类的中老年向。
汪苗看见周巡笑自己也笑起来,见牙不见眼的。
“哪儿能啊,我的意思是关宏峰那样的叫师父那就显老了,您这出去别人以为咱俩双胞胎呢。”
“去去去,少隔我这儿拍马屁,跟谁学的。”周巡见汪苗那样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正好绿灯,周巡赶紧轰了一脚油门不看他。
“天赋异禀。”汪苗得瑟的怂怂肩膀又坐回之前的姿势把手指头塞外面去了。

——————————————————————
“这是支队的平面图和现有的人员档案。”关宏峰把一摞纸放在餐桌上示意关宏宇打开看。
“哥,你这哪儿来的资料啊?连刚调派的都有,亚楠手底下没有这姓徐的啊。”关宏宇随意翻了翻,有一些是熟面孔,有一些完全不认识。
“那些新进的你就不用看了省的露马脚。”关宏峰压根没回答他的问题,坐下开始捣鼓他的手机,“你先熟悉一下,看完了我再把外勤的几个队长重点给你讲讲。”
“合着我这辍了学也没逃过背书的命运啊。”关宏宇只穿了个黑背心,一只脚踩着椅子的横撑一副舒服悠哉的样子。
“坐姿也要练。”关宏峰头都没抬来了这么一句,对面的人立刻把腿放下坐直了。
“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过了两个小时,档案看的七七八八了,关宏宇的耐心也算是到了头。关宏峰在厨房煮面,清汤寡水的。“你说这周巡挺有毅力啊,一个来月了还有人在外面蹲着呢。”关宏宇打开冰箱把一盘鸡架拿出来,也没热一下,慢悠悠地踱回餐桌摘下手套,拿起鸡架就啃。
关宏峰端着两碗面坐过来,闷头吃东西没接话。关宏宇啃完一个鸡架也没擦手直接抓起筷子扒拉面条,两三口就吃完了。
“现在就去洗碗,把手套戴上。”关宏峰提醒他。
“真麻烦,他们又不可能上来。”关宏宇虽然照做了但是心里憋屈。
“周巡心细。”关宏峰也吃完了,示意关宏宇一起洗了。他走到窗边透过窗帘的缝隙往外看。
“啧,”关宏宇嗤笑一声,“他要是搞突然袭击咱俩都得玩完。”
“也不是没可能,看来以后只能用一个碗了。”关宏峰看了他一眼,语气平淡像是说别人的事儿似的。
“别,这亲兄弟也够呛了,要不你用碗,我捧锅吧。”眉飞色舞的说了一句,关宏宇自己都笑了觉得挺逗。收拾完一转身发现他哥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哥,你出去啊,给我带点啤酒回来呗。”关宏宇赶紧过去套近乎。
“别喝了,不利于伤口恢复。”关宏峰瞄了一眼他的脸,没同意。关宏宇瞬间像打了霜的茄子似的,回去背那些资料去了。

关宏峰走出楼道口,一眼就看见倚在车门抽烟的周巡。周巡也看见他了,一口烟都没吐干净,反倒是先笑。三两步走到关宏峰跟前,“老关,出去啊。”说完又觉得自己像是在套话,僵在那儿,等着对方回话。
“嗯。”径直往前走,关宏峰没有想要聊天的意思。
“去哪儿,我送你吧。”周巡追上去,想要拍关宏峰的肩膀被他躲开了。那只手不知道该怎么放,收回来也不是。
“去趟银行。”关宏峰这样说,让周巡松了口气。
“走吧,送完你我回队里了。”周巡打开车门先坐上去,一直看着关宏峰,等人上车坐好了他才关上自己的车门。
“我也是没办法。”快要到银行的时候,周巡突然开口,“你能对我坦诚点么。老关。”关宏峰没说话,看了他一眼。
临下车的时候关宏峰摘下围巾放在周巡手边,“春捂秋冻。”撂下这么一句话人就走了。周巡抓起围巾又放下,头枕在圈起的手臂,搭在方向盘上,长舒了一口气。


“我在家累死累活的记资料,你倒好,出去约会去了。”关宏峰回家的时候关宏宇正吊儿郎当地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人回来了赶紧抱怨。
“别看了,我给你讲人员的事儿。”关宏峰懒得搭理他,拢了拢桌子上的资料。
“哎我说哥啊,你这出去一圈儿结果空着手回来,”关宏宇站起来慢悠悠地走到窗边,“不就是想去见周巡么,兜这么大一圈,瞒我有意思么。”食指隔着窗帘轻扣了两下窗户。从这儿看正好是之前周巡停车的地方。
关宏峰把资料分类,一些重点人员的单独挑了出来贴在墙上。
“说句话啊。这周巡也是,这天儿就穿个夹克到处跑,你围巾呢?给他了?”
“我给的是让他来找我的借口。”关宏峰愣了两秒后转过身冷眼看着他。
“靠,哥,你是嫌火烧得不够旺,烧得不够近是吧!”他压低了声音但是火气十足。
“我要的是局面可控。估计这两天他就会来,总得让他消除些戒心。”像是叹气,这句话被关宏峰说的极轻。关宏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拉开椅子坐下示意他哥赶快开始。
支队里的人关宏峰挑着重要按照亲疏关系说了个遍,连高亚楠的都十分详细。最后剩下个周巡,关宏峰只是让他自己看档案。
“你不准备讲讲给我这十来年你们俩的事儿?”个把小时就这么过去,关宏宇也忘了刚才自己还因为周巡的事儿发了火,“万一他说起来我好能接得上话啊。”关宏峰连个眼神都没给径自洗漱去了。

“师父!转来个案子,派出所上门调解民事纠纷的时候发现隔壁有腐臭。地区队去了人看了说尸体高度腐败想要咱们支队去人。”汪苗老大个嗓门朝周巡走过来。高亚楠就在他旁边,听个正着。周巡瞪了汪苗一眼,汪苗缩缩脖子嬉皮笑脸站到他身后去了。
“亚楠你带上东西做我的车先走,汪儿你叫上二组跟着再去痕检那儿带几个人。”命令一下汪苗就应了,拿起台子说了几句然后给周巡递了个眼神快步上楼了。
“要带小徐么?”周巡和亚楠往门口走,突然想起来新来的助理法医。
“我刚才告诉他让他跟汪儿走,我们到那儿再汇合。”
周巡看到高亚楠嘴角含笑,想了想是不是小徐哪儿惹到她了,想替他说两句好话,还没开口又觉得不该插手人家科室的事儿又憋回去了。
上车的时候高亚楠瞥见后座上那条围巾,“去见关队了?”她故意问的直白想看看周巡的反应。他只是嗯了一声,没多解释。

现场勘查花了好久,周巡带着汪苗和二组的几个警员挨家走访了一下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回到案发现场的时候高亚楠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这儿完事儿了?”周巡过去问,现场尸臭味儿很重,但他面不改色的叉腰站在那儿环视了一圈。
“痕检可能还得一会儿,但是尸体这边现场是没什么再需要采集的了,回去进一步尸检看看吧。”高亚楠让小徐提着东西示意他先下楼。她故意走得慢了点,到周巡旁边。
“该还的留不了一辈子。”她用只有对方能听到的音量这么说。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