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竹

【all岳】绞杀树 02

本章R21、未成年退散
血腥重口、嗜谎者情节
xxj文笔、OOC

——————————正文———————————

“找到小弟了。老岳你别冲动,我马上去。”
“给我地址。”岳明辉攥着手机的手指用力的发白。
“岳明辉!”木子洋急得不行,狠狠地拍了几下喇叭,前面的车纷纷避让。
“地址。别让我说第三遍”岳明辉走进仓库关上门,没有开灯的狭小空间漆黑一片。
“城北的废弃大厦,哥哥,这回不能随便动手,已经两年了,小弟的情况我们不知道,如果对方是公...”
“洋洋,小弟是我的责任。”打断对方的话岳明辉说了一句立刻挂断。之前的纸箱被他抽出来,打开来看,里面的花依旧鲜艳。

“凡子,花店先交给你了。”岳明辉拎着黑色的包站在花店门口看着卜凡。他很久没看过了,这幅样子的岳明辉。穿着合身的西装,戴着金丝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右手手腕上缠着雕花的银质十字架,这个人却根本不是信徒。
花店里的香气浓郁,甜的让人鼻子发酸。今天之前的岳明辉穿着oversize的白上衣懒散随意地插花,笑着和到店的客人打趣。卜凡像是透过花看到了他一样,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洋哥,老岳去了。如果确定了小弟的位置就带他出来。你们也不知道?那你掐时间吧,别等到他到了还让你的人留在那儿。”

木子洋到的比岳明辉晚,远远的就看见小弟挂在岳明辉身上。轻手轻脚的把小弟安置在车里,木子洋从后备箱拿了一套衣服扔给岳明辉。
衣服和眼镜上都是粘稠的血液,额前的几缕头发也溅上不少。岳明辉接过衣服,右手腕上绑着的十字架滴滴答答地还在往下淌着红色液体。

废弃大厦里木子洋派的人还在做勘查,整栋大楼里弥漫着厚重的血腥气。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众人汇报结束准备撤离,却在房间的西北角发现了那具尸体。以跪姿倒下,头却在身体前的铁桶里,血液和不知名的液体从铁桶的缝隙里争相流出。仔细看的话尸体上别了两朵纸花,一朵白色,一朵黄色。铁桶里的头颅还睁着眼睛看着自己身体的方向。
“先生这次下手太重了。”几个人从楼里出来这样跟木子洋说。他们讨论的对象换上了t恤牛仔裤扎着头发守在小孩儿身边。
“罢了,让他发泄一下也好。”木子洋摆摆手让他们去处理现场,“给小于打个电话说今天大家都回去,晚饭多做点。”

“哥哥,剩下的事儿交给我和凡子吧。”木子洋通过后视镜看岳明辉和小弟。昏睡中的小弟下意识的抓紧他的衣角。
“洋洋,李家的事儿我没权力管。”他这样回答,却让问的人皱了眉头。
“老岳,现在家是我们的。”
“我只是个外人,凡子就更算不上了。”岳明辉用手捋了下头发,“你和小弟才是主人。”他看着小弟的脸,不自觉地笑出来。
“你是想我诛杀功臣?”木子洋气得不行,冲他翻了个白眼。
“你看,臣而已。”他轻轻拍了拍木子洋的肩膀,手没有拿下来。
“你非得要挑我的刺儿么。”左手握住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对方的指头泛红。咬了一口他的指尖,岳明辉微微怔了一下但是没动。“先生这次杀了不少人啊,舒服点了么。”
“没让小弟看见。”他这才收回手,又看了一眼睡着的小弟,没正面回答。“把尸体处理好,楼直接烧了吧。”
“已经让他们办了。”木子洋看了眼时间,“大概再有一个小时消防署的人就会过去了。”
“那么偏大概还会更久一些。”岳明辉估算了一下燃烧的速度和发现火情的时长,“里面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烧塌了也没事儿。”
“那块地呢?还接手么?”
“我们刚谈这个活儿就出这事儿,绝对不能接。”岳明辉这回说的很快又有些严肃。“踩到我们头上来挑衅还要给他们送钱?”
“可我觉得有蹊跷,毕竟小弟当时离开是自愿的。”
“小弟是我的责任。“他再一次这么说,“从我见到他的那天起,他就是我的责任。”
“老岳,你都说了他是李家人。他应该为这个姓氏负责,这是他自己的事儿。”木子洋看着不太高兴,他是真担心小弟,但是见不得岳明辉的那副样子。
“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岳明辉固执地辩驳,像是要把对方身上所有的担子都一并接过。“洋洋,虽然我不同意收那块地,但如果你觉得可行你就去做。就像我刚才说的,你是主人。”
木子洋沉默了一会儿,“明天跟我一起去谈吧。”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