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竹

【转载】专访 | 导演们谈山田孝之(村上正典、三池崇史、本木克英、福田雄一、富永昌敬)(2011)

感谢翻译、ymd太棒

访谈存档:

原文:2011.09.28 日本映画magazine vol.22


翻译:lyo1014(  




山田孝之所演出的令人喜爱的角色们


【导演证言】村上正典、三池崇史、本木克英、福田雄一、富永昌敬




山田孝之的形象总能自在地随角色而变。光看照片就能感受到他充满说服力的变幻姿态。


若询问与他合作过的导演,应能稍稍窥见他才华绽放的瞬间吧。




《电车男导演 村上正典


喜剧要素常是从他的即兴演技而来,作品成功都多亏了他




──与山田桑的头一次相会,是在导演您挂名执导的日剧版《水男孩》吧。


「是的。其实最初他是不会游泳的。因为是描述男高中生跳水上芭蕾的故事,老实说,对此我曾感到不安(笑)。但是,在开拍前的合宿拚命特训之后,仅数个月就能成长到让人见识到那样的演技,我对此真的很佩服,觉得他是个很厉害的演员。」


──您之所以在《电车男》电影版里提拔山田桑为主角,是否就是受到当时的强烈印象所影响?


「电车君是个内心相当纤细的人物,正与山田君在连续剧里展现的纯真感不谋而合。此外,在这个年纪能那样投入角色的年轻演员,当下第一个浮现在我脑海中的,就只有他。」


──电车男一角,是将所谓一般对秋叶原系宅男的形象,加以夸饰而成,实际上您又是怎么和山田桑一起塑造这个角色的呢?


「电车君啊,花费了相当大的心力呢。首先在试装阶段,我就很烦恼究竟该把山田君弄脏到什么程度才好(笑)。包括造型师在内,三人作了各种尝试,但就是迟迟无法决定……。最后,当山田君穿上绿色风衣时,我心想:就是这个了!」


──确实,那鲜艳的颜色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接着我们让他进去换装,但山田君一直没有出来。正当我们猜想他在干嘛时,原来他故意把扣子扣错、假发稍微弄乱,让电车男的气质更加突显了。当场大家就说:『是这个了啦!这个!』正式决定下来了(笑)。」


──在当时的访谈中,山田桑曾提到:「拍摄在秋叶原街道上四处寻找爱马仕小姐的场景时,路人对我说:『呜哇,好糟糕!』这件事让我印象深刻。」


「啊~我还记得。他那样子真的很邋遢呢。但是,说起这件事时的山田君,似乎挺高兴的(笑)。在我听到此事时,就确信这场戏一定会拍得很成功。毕竟这不是透过摄影镜头,而是亲眼见到电车君的人的感想嘛。」


──这就是他已彻底化身为电车男的铁证呢。


「最近我又重看了一次《电车男》,再次体认到,这部电影之所以成功,全是托山田孝之的福。电车君动不动就道歉的举止和说话方式、闭着眼小声说话时的表情,真的很有魅力。虽然稍微演过头了,但由他演来,并不会让人感到不快,而且逐渐打开心胸的电车君的表情变化,也是一绝。」


──《电车男》上映时,是以纯爱故事作为宣传卖点,但事实上这部片充满喜剧元素,或许正是山田桑现在这种喜剧演技的原点呢。


「承蒙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事实上这部片的喜剧场面,有不少是从他的即兴演技而来。比如说,有一幕是他兴奋地在计算机键盘打出『edutgy fujikopi@』当初我本来是想让他边打文字,边慌张地说『呜哇~』的,结果正式来时,他突然就照字母本身来发音了。」


──那一幕相当令人震撼。上映时,曾酿成话题呢。


「我也吓了一跳。但是当场就说:『那个,我收下了!』决定采用就是了(笑)」


──山田桑向来给人安静的印象,能不能透露一些他私底下的小插曲呢?


他现在给人这种印象啊?但是当时他还蛮淘气的呢。会恶作剧什么的。」


──咦?是什么样的恶作剧呢?


「有个吃饭时,电车君把虾子弄飞的场景。因为拍摄当天行程有点紧,就跳过午饭时间,直接继续拍摄了。结果,肚子饿得要命的山田君,就在待机时把那条虾子给吃了。因为拍摄用的虾子就那么几条,美术部的人都很紧张:『虾子跑到哪去了?』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后来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山田君吃掉了(笑)。」


──原来他还有这样淘气的一面呀!距离电影上映已过了六年,若现在要与山田桑再度共事,导演您想找他演什么样的角色?


「最近的山田君真的很活跃呢。角色的幅度很广,我对现在的他非常感兴趣。毕竟他可是星星啊(笑)。若还能跟他合作,我想拍一部青春类的轻喜剧。但是,要找到能超越星星的角色,并不容易呢……。最近在作品上,几乎没有能跟他来往的机会,所以请你们帮忙写一下,要他『跟我联络吧』(笑)。」




《热血高校》《十三刺客》导演 三池崇史


正因为有他这样的演员存在,我们才能持续创作下去




山田至今已与三池崇史导演合作过三次,在电影中演出令人难忘的人物。最早一部作品,是《热血高校》(2007年)。


铃兰男校,是强者云集,处于群雄割据局面的最差劲最凶狠的不良高中。山田所饰演的芹泽多摩雄,则是最接近从没有人能称霸的铃兰顶点的男人。他不但富有人情味,而且一旦打起架来,总是带着笑意,挥舞着强劲的双拳,以「百兽之王」之姿君临天下──。


请导演说说,第一次与演活芹泽一角的山田孝之见面时,有何感想吧。


「刚见面时觉得这家伙真是个怪人!唉呀,他的目光很锐利呢。说到对他的印象,一般不都来自《电车男》吗?但是,一见到他本人,我就知道那种宅男的形象根本是演出来的(笑)。


他之所以演戏,并不是想成为明星,而是纯粹喜欢演戏。刚开拍时,因为他没拍过打斗场面,曾不安地说:『我能变得不良吗?』但我在某程度上认为:『所谓演员,不就是不良份子吗?』(笑)……大致说来,这其中有些人是因为想变不良,才成为演员,但也有些人是原本想走不同道路,却误打误撞成了演员的,他毫无疑问地是后者。并不是自主性地选择了演员这条路,而是命运将他送入这行的。


看见他的眼睛,我想:『既然已经是不良了,不刻意去演也无所谓吧?』对这部电影,从而产生了一股信心。之后他在打斗场面的排演中,也逐渐表现出这角色的暴力性来了。虽然芹泽这个角色,和小栗旬所饰演的源治,都是原作中没有的人物,但他们在某程度上,都是能在《Crows》史上留名的经典角色呢。」


之后,续集《热血高校2》(2009年)以铃兰与宿敌凤仙学园的对决为重心。在前作中,与源治历经生死对决,最后不幸败北的芹泽,持续关注着意气用事,难以整合铃兰的源治。结尾,在与凤仙的决战中,源治单刀赴会,芹泽终于认可他为「大将」,率众支持,并与凤仙的狂战士漆原(绫野刚饰)一决死战……。


芹泽在两部作品,与其他角色截然不同的独门绝技中,也有「飞踢」与「德国式后翻摔」等职业摔角的招式,导演这么安排,是否有什么特殊用意?


「这个嘛,这种招式让人感觉到他有自爆的觉悟对吧?在真正的打架中,要是使出职业摔角的花俏招式,不是会被其他人痛扁一顿吗(笑),但芹泽似乎就是那种不管三七二十一、拥有特殊美学的人(笑)。若能在某些瞬间,将芹泽这种大费周章的低效率,与不必要的坚持表现出来,那就好了呢。」


其后,是去年上映的《十三刺客》。这部时代剧电影也在海外上映,于许多电影节中,都得到观众的热烈喝采。


故事舞台设定在江户后期。将军的异母兄弟明石藩主松平齐韶,施行令人发指的暴政,蛮不在乎地夺走市井小民,甚至家臣的性命。任职「御目付」(属于幕府的情治单位体系)的岛田新左卫门受命,偕同其他十二名同志,取正在「落合宿」一地执行「轮流觐见」(注:出自日本江户时代,各藩大名需前往江户,替将军执行政务一段时间,再返回自己领土的制度)的齐韶之命……。


山田所饰演的,是新左卫门(役所广司饰)的侄子新六郎。他是个拥有高强武艺的年轻武士,在太平盛世沉溺于赌博与美酒,得知叔父的计划后,重新振作,再度挥舞沉睡已久的刀锋。


「他的眼神跟第一次见面时一样,让我安心了。在我眼中看来,他还是一样不良,没有什么无谓的变动(笑)。


还有就是拍摄时,发生了让人以为会造成『拍摄中止』的落马事故。因为当时他正巧落在距离木头和石块数公尺的空地,才没有受什么大伤。我想大家之所以避免拍摄时代剧,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发生这类事故的风险很高吧。结果拍出来的尽是观众也安全,拍摄方也安全,那种毫无刺激的作品。


从这层角度来看,我们创作者之所以能继续拍片,就是因为有他这样具有刺激性的演员,这是事实。他真的是全力以赴呢。拍他是件很愉快的事。所以大家从来不说『下回也一起拍片吧!』这类的话,因为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我还没拍够山田孝之呢。




《鸭川荷尔摩》导演 本木克英 


破坏上一个戏剧形象,构筑崭新自我的艺术家魂


面对镜头就会变了一个人




──能不能请问您选择山田桑来饰演主角安倍的理由?


「《鸭川荷尔摩》是一部意想天开,描述操纵小鬼(式神)进行战斗的大学生们的青春故事。这其中,安倍是个平凡的京大生,四周充斥着性格鲜明的人,相对来讲,是属于被卷入事件型的男主角。安倍本身虽没有特别有趣的地方,但毋宁说是他的正经八百让人觉得有趣。因此,选角时我就倾向要找即便话不多,也能透过画面传递趣味性的人。然后我听说山田桑对这个角色有兴趣,便决定跟他见一面。因为之前我看过他的连续剧及《信》等电影作品,一直觉得他很擅长表现日常生活,不会加入多余的感情,是个很好的演员。


最初见面的时候,我有点不安。山田桑本人不但安静,留着长发,还有一脸邋遢的落腮胡(笑)。整个人给人的印象并不阳光,而偏向阴沉。但之后一进入片场,山田桑便突然脱去上衣,跟我说:『导演,我的体毛很多,要是不符合角色的话,我可以全部剃掉。』荷尔摩的秩服是浴衣,要是长着胸毛,就跟平凡的京大生形象相去甚远了。由于他已经表明愿意为这角色彻底投入的决心,我便也能毫无顾忌地提出要求。因此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山田桑是有些苍白的感觉呢。」 


──该片据说完全是在京都取景的。


「没错。我要求所有演员在拍摄期间,都要比照在京都求学的学生那样生活,一天只给两千円左右的生活费,希望他们能琢磨一下京都学生们的三餐和穿着。结果,听说男演员们全住在周租型的公寓里,拍完片就聚在其中一人的房里,一起做饭来吃。山田桑和饰演高村的滨田岳君很要好呢。


再来就是,特意搞笑只会让观众却步,因此我提出了一个困难的要求,即隔着一层『滤镜』来演戏,也就是用认真的表情逗笑观众。并不是在外表或行为上表现得有趣,而是认真地进行『荷尔摩』这项滑稽的竞赛,才会带来反差式的笑果,山田桑就很清楚这一点。」


──拍片时的山田桑是什么样子的?


「他私下是个安静的人呢。不过我个人觉得,他或许是在静静地、真诚地追求搞笑的境界也说不定(笑)。山田桑厉害的地方,在于他一方面能拿出超出我想象的演技,却又能掌握好绝妙的分寸,绝不演得过火。还有就是他的集中力惊人,听说他不擅长早起,总是神色飘乎地来到片场,但我一喊开拍,他瞬间就会变了一个人。当我喊「卡」,他又会变回原先那个无精打采的山田桑。这份高度的集中力,或许是来自他想要好好在角色上释放精力那份心吧?观察这样的他是件很有趣的事,我每天拍片时都充满期待呢。」 


──顺便问一下,导演拍到忍不住笑出来的场面是?


「高村换成发髻的造型时,安倍一脸严肃地问:『为什么是发髻?』那一幕的节奏掌握得恰到好处呢。关于喜剧节奏的掌握,因为事关观众的反应,我平时会特别在导戏时要求演员如何说台词,也会在剪辑上下功夫,但那一幕真的演得非常好。


还有就是在吉田神社的大解放。在神社拍戏,是无论怎么对作品提出说明,也无法当场得到答复的事。在拍摄许可下来之前,花了一些时间。结果对方只允许我们在鸟居外侧拍戏而已。因此,我们利用深夜,在离鸟居只有咫尺之遥的地方拍摄。山田桑和其他演员们很能理解这方面的辛苦,相当认真地裸舞了。」 


──边唱『レナウン娘』边脱下衣服的丢脸感,逐渐转变为高昂的情绪,那种气氛真的很赞呢。


「(笑)。这部电影也破天荒取得了京大吉田宿舍的拍摄许可,因此,能在吉田神社和吉田宿舍这些神圣的场所,做些荒唐无稽的事,或许也使这部片与其他喜剧带有很不一样的色彩。」


──导演您与小林聪美桑、西田敏行桑等足以代表日本电影界的喜剧巨匠合作过,不知在您眼中,喜剧演员需具备怎样的条件?


「西田桑平时就很外放,跟屏幕上的他没有差别。会提携许多剧团的后辈,举办一场又一场无止尽的宴会。小林聪美小姐则对知性的、内敛型的喜剧知之甚详。这两人共通之处,在于能够经常用客观的眼光来审视自己。我认为这就是喜剧演员需要具备的条件。山田桑当然也有这种特质,但我认为他是除了喜剧之外,在各领域都能大放异彩的全能型演员。他不是交替着接喜剧和剧情片吗?也就是自己将先前饰演的角色形象加以破坏,再构筑出一个崭新的自我对吧?在这层意义上,我认为他骨子里就是个艺术家。 


用演技来逗笑别人,是件很畅快的事,而且比让人热泪盈眶或感动来得难演。搞不好这部片激发了他的搞笑细胞,品尝到逗笑别人的乐趣也说不定(笑)。或许正因为他在京都大街上叫了几百遍「Geronchori~」,全都是些认真地『接人家丢过来的球』的演技,作为它的反动,才会接连挑战星星、义彦等有趣的角色也说不定。


无论如何,他是个会让人不断期待下一部作品的演员呢。我本身也想和山田桑再度合作,创造一部新的喜剧作品。」




《星降大洗城》导演 福田雄一


每个镜头都全力以赴的完美主义者


渐进式地表现出崩坏




──看了前阵子播映完毕,由山田桑主演的深夜剧《勇者义彦与魔王之城》,觉得现今能讲述山田桑的,非福田导演莫属,因此特地前来采访您。


「喔~是这样啊(笑)。山田桑号称正统派演员,我却让他说些『大便』啦、『喜欢巨乳』之类的台词,要求他做一些荒唐的事,对他的形象不会有损吗……不过话先说在前头,我是在得到本人同意的前提下创作剧本的喔。事前山田君曾发邮件给我,信上说『除了裸露下体以外,我什么都做』,让我觉得他真是个可靠的人啊。」


──(笑)最初,二位是在《星降大洗城》这部电影里首次合作的吧。


「是的。当制作方找我谈,要将我的剧团作品搬上屏幕时,我心想:『要翻拍我们这种冷门剧团的作品?骗人的吧?』因此根本不把它当一回事,很快就淡忘了。但过了一个月左右,制作人联络我说:『山田孝之君愿意参演的样子。』紧接着就在高田马场的居酒屋和他会面,那时我才头一次意识到:『啊~真的要拍成电影了啊。』


说到山田孝之,就会想到当年所有人都不看好他能演好电车男,他却将电车男演得活灵活现,电影也大卖,可说是个天才演员。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接演《星降大洗城》这种怪片呢,我简直不敢相信。但见面时他跟我说:『只要自己觉得有趣,我什么都愿意演。』先前他在《鸭川荷尔摩》中的角色是被动型的,像《星降大洗城》这种正统喜剧,他是第一次接触,但他很爽快就接演了。」 


──在这部以海边小屋为舞台的密室剧中,山田桑饰演表错情的激进跟踪狂杉本。他崩坏的模样实在诠释得太精彩,第一次看到时吓了我一跳。不知您在这场戏给了山田桑怎样的指导?


「杉本这个人刚出场时超帅气的,过程中形象却越来越糟,最后以最不堪可鄙的模样收场。拍摄前我就和山田君一起讨论,要让杉本以渐进的方式崩坏,把『杉本人格崩坏的第一阶段说这句台词,第二阶段说这句』等,重要的转折点都事先一一决定好。」


──原来崩坏方式是事先计划好的。


「是啊。当律师关口(安田显)对杉本说:『你犯法了。』的瞬间,原先高高在上的杉本,气势一下子弱了下去,开始失控崩坏。决定好崩坏流程后的杉本,在角色设定上是最有看头的呢。胡渣冒了出来,衣服也变得邋里邋遢……精彩地逐渐走向破灭。」


──我个人相当喜欢他与山本(裕典)桑之间的对歭,那种眼看就快吵起来,却又迟迟不发作的胶着状态(笑)。


「我也很喜欢那场戏。两人互相示威的场景拍了很久,就是舍不得喊卡。给演员们看初剪的毛片时,山田君跑来跟我说:『想不到我跟裕典那场戏竟然一刀未剪,把我吓了一跳』,他似乎以为我会爽快地把那段给剪了。我跟他说:『就算要把其他戏剪掉,我也想保留这一段。』他听了很高兴。」


──在电影本片之外,DVD还收录了番外篇吧?


「那是电影上映前拍摄的宣传用短片。原本预定只有白石(隼也)君、(佐藤)二朗桑及Muro(Tsuyoshi)君三个人拍,但山田君不知从那里听到这个消息,也跑来说要拍。我们拍了好几个短剧,结果质量跟电影本篇差不了多少,根本称不上番外篇(笑)。不只如此,喜欢这些短剧更胜电影本片的人还不少呢。」


──在Muro桑和佐藤桑的短剧中,仔细一看会发现,在窗户另一头出现了山田桑,拍摄得相当细腻呢。总觉得那一幕出现的并不是杉本,而是山田桑本人……。


「其实当时山田君已经拍完自己的部分了,却一直没走,在现场磨蹭。结果在山田君四周围过来一群猫,好像是他之前有在喂猫的关系。看到这一幕,我灵光一现,不如就用『山田孝之』来当临时演员,不是既豪华又有趣吗?就跟他本人商量,拍下那个镜头了。」


──真的是很豪华的临演呢。跟您一番对谈,感觉山田桑不只是演戏,在作品创作面也十分积极地参与。


「山田君属于那种,不只是完美地响应导演的要求,还会附加一些提议的演员。在遵照导演的指示演戏之余,还会加上三四个自己的点子。或许是因为在《勇者义彦与魔王之城》中,打从企划阶段就找他面对面讨论,他对作品的参与感和投入程度比较强烈的关系。」


──山田桑打从企划阶段就参加了?


「是啊。最初我们做的角色设定是『没什么干劲的勇者』,自从敲定由山田桑演义彦后,在性格方面就做了一些变动。


在《星降大洗城》一片中,有一句台词我很喜欢。就是在杉本被怀疑跟踪玛丹娜,才会近距离闻到她的发香时,因为杉本坚信『逸萱秀洗发精味道很香,在远处也闻得到』,便理直气壮地对Yasuken(安田显)大叫:『那可是逸萱秀欸!』从那一幕可以看出,杉本明明是个不知该说鲁直还是单纯的男人,一旦会错意,就会彻底走错方向。我就是以杉本为原型,设计出义彦一角的,由此一并发展出那角色的个性。」


──原来如此。


「在Yasuken客串演出《勇者义彦与魔王之城》时,有一幕是山田桑对很在意胯下的Yasuken断然说:『我没空管你小弟弟的位置!』山田君跟我说:『我是用跟当初讲「那可是逸萱秀欸!」一样的气势说那句台词的。』正巧和我的目的不谋而合(笑)。


山田君这个人,对每一个镜头的演出都很讲究。就算只是一句『咦?』,他好像也会练习二十几次,包括摄影机的位置、下巴的方向和角度等都加以确认,为了呈现看起来最蠢最好笑的画面,而拚命地研究。」


──听您这么说,我打算改天要来好好重看一次《星降大洗城》和《勇者义彦与魔王之城》了!那么最后,请您对山田桑讲几句话。


「我觉得山田君虽然帅,但基本上还是属于不太有用的那一类人。跟他一聊,听说他平时完全不出门的,铁定不擅长经营人际关系吧。听说他只跟特定的几个人来往而已。不过,我想请他有空再带我去一些好吃的店。之前在山形拍《勇者义彦与魔王之城》的外景时,因为他对当地的店很熟,经常带我去吃好料,因此山田君,若你看了这篇访问,请务必再带我去品尝美食喔。」




《粗暴与待机》导演 富永昌敬 


呈现出超出预期的懒散


这部翻拍自剧作家兼导演本谷有希子的小说,不能照寻常模式处理的变态恋爱喜剧,描述极力要让周遭的人喜欢自己的奈奈濑,和被奈奈濑称作「哥哥」的同居处男·英则,与刚搬到附近的夫妇──奈奈濑从前的同学梓及其丈夫番上──四人之间,所交织出的诡谲荒诞故事。山田孝之所饰演的,就是无业赋闲在家,满脑子都是跟奈奈濑之间的不伦恋,懒散到一个极致的男人番上。 


番上是无意中带给别人幸福的男人


──番上成了一个相当耐人寻味的人物呢。


「结果他成了我非常喜欢的角色形象。找山田桑来演,真是太好了。」


──最初您就属意要山田桑来演这个角色吗?


「不是,是制作人和负责选角的人的意思。之前我就听过他的大名,实际上却没怎么接触他的作品。不过制作人大力推荐山田桑,我想说既然如此就找他来演吧。」


──在选角方面,您相对来说没什么意见?


「照导演的印象来选角,就电影本身来讲,不一定是最好的吧。若找来的演员是意想不到的,我也会很感动。英则一角也是,我压根儿没想过要找浅野忠信先生来演。」 


──最初和山田桑见面时,您对他的印象如何?


「在介绍认识时一起喝过酒,对他的印象是有点沉默。当时刚好我也不太舒服,因此印象中我们没聊几句(笑)。」


──关于角色方面可有什么讨论?


「番上基本上是个什么都不想做的男人,几乎都是得过且过,因为衣食无虞,也不去找工作,就是这一类型的人。跟山田君这么形容之后,他说他有个朋友就是这样,可以拿他来参考。」


──就是由此决定了这角色的基本特质?


「是的。番上这个男人,既没有干劲,也不想死。没有负面的冲动。因此,演出时不要想太多比较好。毕竟他本来就什么都没在想嘛。我对这种人物特别感兴趣。


在草拟阶段,本来设定番上是有工作的。原作中番上和英则在卫生处工作,还有处置猫狗的场景,但在开拍前,因为预算的关系,卫生处的镜头都被删掉了。对这个更动,我也迷惘过,但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若把番上改写成一个无业青年,就能引出一种有趣的现实味来。而一想到这角色是由山田孝之来演,就变得相当期待。此外,藉由这个改编,本谷女士的故事感觉上也变成我个人的创作一般。」 


──原来如此。番上就是这样创作出来的啊。


「刚才我说『结果他成了我喜欢的人物形象』,就是针对这点而言。」


──这角色意外地适合山田桑,真不可思议。


「这种退一步,只保留正面部分,在微妙的平衡之上成立的角色,山田君应该也演得很开心吧。他呈现出远超出我预期的懒散男人形象呢。」 


──您认为番上这个角色,在那方面变有趣了呢?


「一味地忠于自己,不抱着多余的自我意识这一点吧。人的烦恼归根于自我意识,他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所以强韧。虽然有时会因此造成周遭的困扰,但这样的男人,在某些场合也会在无意间带给别人幸福。这么一想,就觉得番上是个好男人对吧?」


──那么,您有没有什么想让山田孝之桑演看看的角色?


「这个嘛……下回我想让他演更没用的角色呢。完全无法给人好感的社会人渣。演出后甚至会对他的演员形象造成伤害那种无药可救的人。在我看来,所谓演员,就算演的是再不堪再猪狗不如的角色,也还是有个限度,在一般人勉强可接受的范围内。但我希望山田君能突破这一点,难得找他来演,就要演到看完电影之后,观众都忍不住鄙弃起山田孝之这个人的程度。我想看他演这种角色看看呢。」



评论

热度(23)

  1. wangsilin1127访谈存档 转载了此文字
  2. 腐竹访谈存档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翻译、ymd太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