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竹

甲之蜜糖 8. ABO

本章法医姐姐上线、赵儿回归、
本文all巡 主关周、注意避雷
————————————————

“关大指挥,我是验死人的,不是两性健康医师也不是门诊科大夫,你徒弟的事儿可别问我。”高亚楠悠哉地坐在办公椅上看了眼站在面前的关宏峰,习惯性的怼了一句。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我并没有标记他,但是却闻不到他的味道,他当时并不清醒应该没有力气控制信息素,而且他的发情期几个小时就结束了这太不正常。”
“我又没在场,你这种段位的alpha都闻不出来看来真的有问题,不过摆不齐人家天赋异禀呢,发情期短,信息素隐蔽,以周巡的性格大概也挺好。咱们警局里可从来没录过omega做外勤。”
“先兜着吧。”关宏峰手指敲了敲高亚楠的桌面转身要走。
“关宏峰,你对他到底什么态度啊。”高亚楠打趣道。
“我拉拔的人,我负责。”关宏峰板着脸,像是背书。
“那这事儿你跟我说干嘛?越少人知道越好不是么。”高亚楠划拉出一块糖,嚼起来。关宏峰没回直接走了。“一大早跑来告诉我你昨天跟周巡上床了,咱俩这点心思啊。”高亚楠扔掉糖纸,若有似无的来了一句。

“关宏峰什么时候走的?”周父剥了个咸鸭蛋,抠出来蛋黄把剩下的递给了周巡。
“我睡的死不知道。”周巡接过来把蛋清掏了个干净。“爸我们昨天抓了个大的,我今天得早点去,先走了,晚上回来陪你吃饭。”周巡囫囵吃了碗粥,没刷碗就跑了。周父看着他着急忙慌的样子反常的没教训他,等回过神儿来再端起碗的时候才发现都凉了。

“关老师,我分化了。”还是那个楼梯口,周巡小声的同关宏峰说着,他的手微颤眼睛不敢看对方,点了根烟刘海和烟雾遮着表情。“我能闻到他们的味儿。”来所里这一路周巡慢慢适应了有信息素的空气,散发不同气味的人。“关老师,”周巡把没抽完的烟按灭在窗台,呼了一口气,看向关宏峰,“你把我标记了么?”
“没,”关宏峰避开他的视线,“你大概是特例,我也闻不到。”
“能帮我遮着么。”周巡抓着关宏峰的手肘,拦着他不让他下楼。
“你的资质不当外勤可惜了。”关宏峰没正面应下来,但话里算是要保他。
“谢了。”周巡松开他,又拿出根烟叼在嘴里,还没等点着就被对方抽走了。周巡看着关宏峰的背影,一屁股坐在楼梯凳上,攥紧了手里的打火机。

关宏峰没让他审孙五,周巡站在审讯室隔壁,通过单面玻璃看了全程。孙五供出了他制药的位置,但是他不知道雇佣他的是谁,从来都是对方单向联系。
“小李你带一组人去孙五刚才说的制药室,要配枪。技术队也跟着,能带的东西全带回来,注意药物保存。还有,只去Beta,以防万一。”外勤探员的大办公室,一堆人围着关宏峰,周巡脸色不好靠着桌子看着他。“小王,你再带两个人把孙五送压,你先去办手续,一会儿找我签字。”他的命令一下完大家立刻分开行动,周巡急了,两步追上往外走的关宏峰,拽着他的胳膊,又在对方警告似的目光下松开。
“为什么不让我去。”周巡瞪着他,声音很低但满是怒意。这几年周巡到底长高了些,但是还是得微扬着头看对方。“你不是答应了一切照旧么。”
“周巡我是答应按着你的事儿没错,但是服从上级命令是你的本分,谁该干什么我自有我的考量,你今天老实待在队里不许出插手这个案子。”
“是就今天还是这个案子往后的一切我都不能碰了?就算这个案子我不跟,那以后与Alpha有关的案子我都得坐冷板凳?关老师,我是刑警,你留我在这儿不是让我端茶倒水的吧。”
“等我看了你的体检报告我会再告诉你。”
“关宏峰!”周巡气的吼了他一句,走廊上没几个人但是都看向他俩,虽说这话只听了一半但自从关宏峰把周巡调到支队以来就没听过他直呼他师傅的名字还是这种口气。
关宏峰没理他转而训斥周围看热闹的,等人都散干净了关宏峰再次面向周巡。“晚上我陪你去医院,我是总指挥,需要对我探员的安全负责。”
“行,我去,但是不劳烦总指挥一起了,我那些没休过的年假总够让我请一天假吧,我现在就去,到时候麻烦您给我个准信儿。”周巡转身就走,关宏峰就在那儿看着等彻底看不见人了才回。

从医院出来已经快六点了,周巡被折腾的满科室转,但至少结果是出了。性别分化不完整。他虽然属性上是Omega但是区别于大多数,他的发情期周期长时间短,非发情期信息素干扰能力极低,并且怀孕机率远低于平均水平并且极易流产,说白了就是个能闻到味儿的Beta。关于抑制剂医生没有给出具体的意见,但是因为抑制剂的种种干扰性副作用医生建议他少打。报告写的很详细,周巡没有背包儿的习惯,他把它卷成一个筒在手里攥着,犹豫是该回警局还是直接回家,这份报告虽然让他松一口气但是他依旧想瞒着。他摸出根烟一边抽一边在路上晃悠,还没等琢磨出回哪儿赵馨诚的电话先打了进来。他问他怎么没在支队,周巡笑着骂他不务正业,不在海港干活老往长丰跑。
“什么叫老往长丰跑啊,咱俩可小半年没见了,哥们今天刚结了个案子就来找你庆祝,这上杆子要请你吃饭你还骂我。”赵馨诚笑得更厉害,嘴一张占满了道理。
“不了,我今天陪老爷子。”周巡瞄了眼手里捏着的报告,拒绝了,这要是半路上遇到赵馨诚他指定是会打破砂锅问到底,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我都来了,这个点儿开回去路上得老堵了,要不我买点东西带到你家一起吃吧,你想吃啥?”
“也行那你随便买吧,我也懒得做。”周巡拗不过答应了,挂了电话加快脚步往家赶,合计着先把东西藏起来。

“听说今天周巡跟你吵起来了?”高亚楠在支队门口遇见正要开车离开的关宏峰,敲了敲对方的车窗。关宏峰看了她一眼,降了车窗。
“这么晚才走?”
“别打岔,咱俩共事这么多年我还是能猜个一二的。关宏峰你那话走了脑子没走心,这样下去你绑着他的那根绳子就不牢了。”
“他一直都是自由的。”
“是么,那就是我看错了,但是我还是提醒你,周巡的心可比看上去细多了,你别弄大发了收不回来。”
一语成谶。

周巡失踪。

评论(12)

热度(44)